Friday, 2 August 2013

你不知道的事。

已经四年了,我想,表面上的我看似恢复,甚至更好,但内心深处,很是痛苦。

我爱分析事情,问题发生,我也许不懂怎么解决,但我总是能够分析一切,明白自己做种种事情的原因。

因为2010年发生的事情,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心里的伤口看似痊愈,但却留下很深很深的疤痕,虽然事情过了这么久,但我依然觉得,是我自己把自己的生活搞砸,生命中最大最黑的污点,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的。

也许从小在掌声中成长,有关怀我的父母,疼爱我的兄弟,照顾我的奶奶,一直让我觉得自己很幸福。当时,即使没有任何物质上的享受,没有宽大的屋子,舒服的汽车,漂亮的衣服,靓丽的打扮,没有被很多朋友包围,但我一直认为,那时的自己最快乐,最有自信,最开心不过了。

我最感激父母的,就是他们鼓励我参加了讲故事比赛。

因为演讲,让我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。我爱演说,爱与身旁的人分享我的这份热诚。因为演讲,更巩固了我对“天下真的没有做不到的事,只有想不到的事。”这句话的信念。因为演讲,更拉近了我和家人的感情。小学的大部分时间,都花在练习演讲,参加演讲比赛。每个晚上,父母,哥哥和弟弟都会坐在沙发上看我练习演讲。一开始时,实在很不习惯好几双的眼睛盯着我看,但后来日子久了,我慢慢地享受那个过程。父母总是给予我好的评语,妈妈更是猛地称赞我,弟弟也会用佩服的口吻赞扬我。但哥哥他总是毫不犹豫挑出我的几个毛病,譬如:语音不准,语调不对,咬字错误。我很注意哥哥给我的意见,“演讲时要用心讲。”,“要有眼神交流。”,“语调的轻重缓和很重要。”,“咬字要清楚,要当观众不知道你的讲稿。”, “认真演讲,观众会感觉到的。”等等,我都记到现在。

写着写着,我眼泪不听使唤地涌出,沿着腮帮滚滚而下。

在我成长过程,演讲扮演者举足轻重的角色。它已经变成我生命中不可缺有的事。现在即使鲜少有机会演讲,但只要有机会,我都会拿起一本书,用着演讲时的口吻,滔滔不绝地念。小时候的梦想,就是当电视播报员。想象自己也能像电视机荧幕上的姐姐穿着端庄的衣服,梳着整齐的头发,对着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播报,一直是我顶在头上的梦想,细心地保护它,绝不让别人把我小小的梦想踩在脚下。

说来还挺有趣的,如果你认识小时候的我,然后看看今天的我,绝对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会演讲。这也难怪,小时候的我,是那么那么地内向,胆小,自卑,我害怕接触他人。我尽管依附在父母身边,说话轻声轻语,头低低的这样好多年了。在幼稚园,偶尔被男孩欺负,而我总是不敢吭一声,任他们摆布。妈妈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那样,她认为女孩子尽管长大了有男人保护,但发自内心的信心和懂得保护自己的能力一定要有,那种信心和勇气,才能带我走完一生。

就这样,我小学一年级,就被他们逼着去参加讲故事比赛。犹记我是多么地抗拒演讲。我生妈妈的气,因为她很严厉地指示我要报名参加比赛。当时还小,我不明白妈妈的用意,一直觉得妈妈喜欢硬逼我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。而当时哥哥已经开始演讲了,所以我心里一方面也在想,爸妈为什么总是要我跟着哥哥的脚步。他喜欢演讲,是他的喜好,为什么偏偏要强迫我呢。

妈妈为了鼓励我参加,可说是绞尽脑汁,使劲方法。那时我看中了书店一个很可爱的红色文具套,便央求妈妈买给我。妈妈很爽快地答应,但条件有一个:我必须亲口告诉老师,我想参加讲故事比赛。我听了,心都沉了。‘不愿意’写在我脸上,然而,妈妈脸上严肃的表情和执著的语气让我知道,这件事,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我真的很想拥有那一件文具套,但却实在鼓不起勇气告诉老师我想参赛。我尝试和妈妈‘谈论’,妈妈语气稍微软和,她抚摸我的头,说:“妈妈只是要你告诉老师罢了,选不选你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踏出这一步,克服阻碍自己前进的绊脚石。”

她这么说,倒是让我萌起这么一个歪念头。我始终选择当缩头乌龟,但我对妈妈撒了谎。在比赛的前一天,我告诉她老师选了我参加比赛。她眼睛一亮,把我拥入怀抱,夸我很棒,然后送给了我那件文具套。我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,毕竟妈妈对我那么信任,我不该欺骗妈妈,但我以为瞒过了就算了。

怎知,妈妈竟然在比赛当天,到学校,打算为我捧场。她当然发现了我没参赛,回家时,我看见她铁青的脸,知道,真相被揭发了。她没有打骂我,直往房间走去。我跟着上楼,我看见了,活着七年的我第一次见到妈妈落泪。我心砰砰地猛跳,我知道自己错了,决定向妈妈道歉,但她一直小声哭泣,没有理我。我心里好像被刀割,跟着哭了。

爸爸擦拭我的眼泪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,“妈妈听你说你有机会参加比赛,是多么地替你开心,妈妈只是要你克服自己心里的那一关,她真的只是为你好。文具套妈妈很早就买了,她担心会被别人买了,她只要你告诉老师,不管有没有被选中,她都会送给你。你这样做,伤透妈妈的心。答应爸爸和妈妈,以后不要这样了。”

我点点头,不哭了,我告诉自己,不管怎样,要让妈妈开心,不做胆小鬼,我一定要参加比赛。

开始时,朋友都讥讽我,他们取笑我,有的说我不知量力,有的劝我放弃,因我班上区区的49个学生,就已经有4位同学,包括我,争取参加比赛,我知道竞争激烈。其他班的学生,都是被老师逼着去参加,唯独我们班,特别多学生欲参赛。念三年级的那一年,我们老师告诉我们,往年每班派出2位代表,但今年例外,我们班允许派出3位。我知道我的希望来了,我努力地练习,竞选参赛时,我因为紧张,忘词了,我毫无意外地落选了。那一刻,我脑海浮出的是妈妈失望的眼神,我强颜微笑,回到座位,我望着窗外,心里像汹涌的海浪,不停地翻卷。我是多么地难过,不是因为我没有机会参赛,而是我觉得,我辜负了妈妈对我的期望。想到哪里,我开始抽搐。

可能真的厌倦了被人瞧不起,我决定振作,还没念四年级,我就已经开始练稿了。我记得,演讲稿题目为“平常看待,欢喜接受。”这篇稿,是我哥哥的导师,孟润荣写的。我对这篇稿情有独钟,现在让我不看着演讲稿念,我想,我还是可以念出至少四分之一的讲稿。开头是这样的:“天塌下来当被盖。这句话,是正面的,是反面的,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,都因个人各人因素而异。”,其中还有几行话,“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”,“大家是否有想过,插秧时,农夫是向后,而不是向前呢?”,“平常看待,欢喜接受,不是消极放弃式的得过且过,而是积极,激进式的以退为进。”,“人,不要把自己定位得太高,也不要对自己无所要求。”

而当年,我凭着这张稿,被选作4A班的代表,在30多位参赛者当中,脱颖而出,获得冠军。我高兴极了,心头喷射出灿烂而快乐的火花。我的心像是枯干的小苗喝到了雨水,甜滋滋的。那一颗我觉得,我获得了全世界。家人都替我感到非常开心,紧紧地抱住我,我告诉自己“我做到了。”我胜利了,我更有信心参加往后的每一个比赛。我没有回头过,也没有退缩过。那一次的胜利,是我人生最难以忘怀的记忆。我终于证明自己的胜利,我的生命,由我自己决定。

真的可笑,原本要写这个部落格的时候,心情很低落,但没想到,写到演讲的一点一滴,我的心情奇妙地畅快许多。日子依然要过,那让我非常痛苦的故事,却也是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阴影,我想,下次再告诉你。

今天的你,分享我对演讲的这份真诚和热忱就够了,好吗?